懒人君子咕噜噜

时不时写点文,画下画。几乎什么都磕,喜欢上就产粮,欢迎各种安利!

谢谢大家的关注,推荐点赞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亲~(˶‾᷄ ⁻̫ ‾᷅˵)

同样欢迎有安利!!我什么都玩~(˶‾᷄ ⁻̫ ‾᷅˵)主要语言中文英文,日文勉强~

【鬼龙红郎激推!怼怼纯粉!最爱主播图拉夫!】

【韩叶】十年夏日

梗自萤火之森!!【突然想起这个就写了,OOC有,希望你们喜欢】【连载的】


十八岁的韩文清拖着行李走向大门。

“文清,东西带齐了吗?”一位温柔的妇人如此说道。

“嗯。”韩文清提了提鞋跟。“走了。”

“路上小心啊!”尽管自己的孩子已经脱去稚气,妇人还是如此叮嘱道。

“……好”

说罢便走出了家门。

蝉在吱吱地叫,又是一年夏天。

走过昔日上学的道路,韩文清来到了那个一点阳光都挡不住的车站里。

他把行李放在一旁后就站在了那里。

炎热的空气中,几丝微风带起韩文清短袖的下摆。

“......”真热。

小小的室外车站此时此刻只有他一个人,韩文清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蓝天,眼神放空。

“我等你回来。”他对空气说。

又想起那个人了。

 

 

 

韩文清和叶修的初次邂逅是在韩文清第一次自己孤身回乡下的那一年。

那一年,韩文清六岁,还是个有些肉呼呼的小包子。

孩子的天性驱使着韩文清走进了那座被说是“住着妖怪”的森林里。

夏日中的蝉在吱吱地名叫着,烈日当空,阳光透过树叶零零散散地洒在了地上。

热闹的山林在韩文清的眼里显得寂静,因为他迷路了。

“……”小文清下意识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就在不久前,意识到自己迷路的韩文清在这山林中已经跑了好一会儿,可就像是在逗他玩儿一样,他越是拼命地跑,越是找不到出路。

正午时分,小文清累得坐在地上,头埋在双臂里。

孤独和无助在同一时间爆发出来,即使坚强如韩文清这样的孩子也开始低低地抽泣起来。

正当他想擦干眼泪站起来重新找路时,一道声音在他不远处响起。

“喂,小鬼!”发声者的语气中带着一点慵懒,一声随意的叫唤在山林的沙沙声和蝉叫的映衬下显得突兀,却又温柔。

“……嗯?”韩文清抬起埋在双臂中的头,用还略带红肿的眼睛向四周望去,只见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从一棵树后慢慢地探出半个身子,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哭鼻子?”那个人的面具上画着一片叶子,整张脸都被完美抵挡住了,只见柔顺的黑发被暴露在外面。

韩文清有些呆滞地望着他。

“怎么,看呆了?”声音再次响起。

……来人了!

小文清的大脑一接受到这个信息就控制着他的身体扑向那个人。

终于看到人了,太好了。

“唔啊…!?”那名男子像是被吓到了,一个闪身躲开了韩文清的拥抱。

然后“噗!”的一声,小文清扑倒在了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

“……”

“吱吱吱……”

男子看着趴倒在地上的小男孩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摔脏的地方。

接着小男孩站了起来,头上还顶着片树叶,面无表情地看向面具男子,仿佛刚才扑向别人的不是他。

“抱歉啊……”面具男子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意思。

继续面无表情。

“小鬼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即使看不到表情,韩文清也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无奈。“你是人类的小孩吧?”

“?”小文清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我一被人类碰到就会消失。”男子的语气很平淡。

“你不是人!?”小文清的震惊脸.jpg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零散地落在两人身上,戴面具的男子和震惊的男孩形成了衣服诡异而又和谐的画面,充满温暖的、生活的气息。

“我是住在这个森林里的,这样说你懂吗?”面具男子低头,看着这个闯入森林中的小男孩。

“......你是妖怪?”小文清对此报以怀疑的态度,迷路的不安却随着对话的深入一扫而空。

  男子没有说话。

“我碰你,你就会消失?”韩文清抬头看向那个男子。

静默。

“……嘿!”韩文清想去尝试抓到男子,奈何身高暂时限制了他的行动。

第一次,男子成功闪过,小文青一下没站稳,撞树上了。

但韩文清不服输,转过身来继续抓男子,结果就导致他玩的越来越开心,像是猫抓老鼠。

当韩文清再一次冲向男子时,男子二话不说地拿起一根木棍,打了小文清一下。

......woc居然打人!

尽管这种打法并不是很痛,但小文清还是捂着头狠狠地瞪了面具男一眼。

果然不是人。

突然,男子开口了。

“消失就是消失,小鬼你这样扑过来我可是会死的啊。”男子没好气地说,“山神对我施展了这种咒语,”男子的话语有一瞬的停顿。“人类一碰到,我就玩完了。”

韩文清也不是什么淘气的孩子,听到这儿,他也就明白了。

“抱歉。”小文清低头,为他刚才的无理取闹道歉。

男子挠了挠后脑勺,看着低头的男孩,叹了口气。

 “来,小鬼。”一段木棍闯入了小文清的视线,“你迷路了吧?抓住,我带你出去。”

韩文清抬头就看到只留了一个侧脸给他的面具男。他发现面具下露出的脸很白,而那抓着木棍伸向他的手,是他长那么大看过最漂亮的手。

“嗯!”韩文清笑着抓起了木棍的另一端,尽管嘴角的弧度并不明显。

 

 

 

一大一小两只手一只抓着这头,一只抓着那头,两人一起走在光影婆娑的老树林里。

韩文清的心里有种莫明的开心,他觉得这个带他出森林的人肯定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男子突然开口了:

“如果你是个女孩,我们这样被你父母看到回去肯定训你。”他带着笑意。

“为什么?”沉稳的小文清板着脸如此回应道。

“小小年纪独自一人与神秘男子幽会啊。”

“.......”韩文清满脸黑线。

“......你不害怕吗?”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面具男子看了眼韩文清。

 “有什么好怕?你这个和小男孩幽会的大叔?”小文清的包子脸顶上了一如既往的严肃,反问道。

“……”男子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了一根木棍,朝小文清的脑袋上砸去。

韩文清原本想一拳打回去,但一想起男子最初的话,便在路边捡了几颗石子狠狠地向男子扔去。

一路上打打闹闹。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太阳领着黄昏悄然而至。

已经过来了那么久了?

“从这里一直走下去,就能看到山路。拜拜,小鬼。”

韩文清看向站在台阶上的面具男,有些迟疑地开口,“能再来吗?”他在男子看不见的地方抓住了短袖的下摆。

韩文清有点喜欢这片森林,和这个贱贱的面具男。

也不管干不干净,面具男子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这里可是山神跟妖怪们住的地方啊,一进来……”男子把头歪到一边,“被迷惑了心神,就再也出不去了。”

“......”

男子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千万不要去。’大人都是这么跟你讲的吧?”他的语气并不佳。傍晚的微风吹过,面具男子的黑发和他的白色衬衫被风吹得微微摆动,而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

“我叫韩文清,明天见。”

既然没人陪,那就让我来陪你。

风起,叶落,两人站在风中对立着,小文清的语气坚决,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男子。

只留一片风声。

沉默。

韩文清没有理会男子的同意与否,转身就走。


男子被面具遮住的脸染上笑意。

“明天见啊,小韩。”

 韩文清止步。

“还有,我叫叶修。”

回头时,原本站在楼梯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感觉意外的少女......小文清一个大写的可爱!【根本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小文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如下图)】【网上找的没有要授权,侵权删】

评论(5)
热度(35)

© 懒人君子咕噜噜 | Powered by LOFTER